点击排行

快递新闻

五毛钱引发轩然大波,王卫的丰巢到底做错了什么?

时间:2020-05-15点击: 申通快递单号查询

王卫正在下一盘大棋。

硬刚犯众怒

最近,丰巢站在了风口浪尖。

一切都源于4月30日那天,丰巢快递柜推出会员服务并公布了收费政策:

普通用户可以享受12小时的免费保管,超时后收费0.5元/12小时,3元封顶;会员用户可以选择购买5元月卡或12元季卡,在有效期内享受滞留包裹不限保管次数,7天长时存放。

在丰巢看来,超时收费的初衷是为了减少包裹占用快递柜的时间,提升快递柜的使用效率,“方便快递员为收件用户提供更多高效的服务”。

其实,丰巢不是第一次“试水”取快递收费了。

去年,丰巢就曾因为在用户取货前在软件中弹出打赏页面而陷入了“诱导用户消费”的争议中。

但打赏是可以跳过的,而这次则是明确要求收费,因而也引起了更广泛的争论。

消费者不满意——“现在快递送货为了工作效率,都是不给客户打招呼就直接放到快递柜。送货上门变成送货上柜,本来消费者就是被动使用,收保管费用也该是快递公司负担。

五月以来,已经有多个小区的业主委员会宣布抵制快递柜收费服务,但是并非要求停用,而是想和丰巢进行协商。物业和业主认为,丰巢此次完全是单方面提出收费政策。

在业主们看来,如果丰巢快递柜从最开始就是一项收费业务,那很多小区并不会允许丰巢入驻。

某小区物业管理处负责人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候表示:“抛开收费这一事,丰巢和小区物业的关系一直维持得很好。”同时有快递员表示,相比其他快递柜,丰巢向快递员的收费较低。

快递小哥也不满意——“客户联系不上,不放管理柜快递容易丢。原本我一周给丰巢交的管理费就五十块,现在丰巢跟顾客收费,顾客要求快递负担,丰巢这是在 ‘一鱼两吃’。”

目前,丰巢存储柜分为大格、中格、小格三种,快递员寄存需要交纳管理费,其中大格每次收费为0.4元,中格、小格每次收费0.35元。据悉,多数快递公司不会报销这笔费用,都是快递员自掏腰包。

对于计件提薪的快递员来说,每单配送提成大概在1元左右,给丰巢的保管费已经占了提成的三分之一。如果消费者交纳的超时管理费还要转嫁到他们的身上,他们也无法接受。

面对70多家小区业委会的反击与投诉,丰巢并没有让步,而是选择了硬刚到底。

5月9日晚,丰巢智能柜发布了致用户的一封信,表示自从会员功能上线后,短短12个小时内取货率就提升了5%。丰巢将联合快递企业推出优惠活动,共同鼓励大家尽早取件,丰巢还表示将重新审视加强与用户沟通工作。

虽然语言上表现得非常委婉,但态度坚决,丰巢的超时收费的政策是势在必行,不会更改了。

丰巢CMO李文青也明确表示,后续可能不再回应。果然,5月12日零时,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向丰巢发函,结果系统显示被对方服务器退回。

在滔滔的抵制声浪中,丰巢为何如此强硬?

苦盈利久矣

在电子商务极度繁荣的今天,快递运输体系已经非常成熟,但快递配送中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一直难以妥善解决。随着人力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增加,末端已成为快递行业效率提升的瓶颈。

由于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错位,让快递员很难在工作时间将快递直接送到消费者手上,重复登门会浪费快递员的时间;而快递直接放到家门口,则存在一定的丢失风险,难以划清责任。

智能快递柜为双方提供了平台。

2019年,主要城市智能快件箱已达40.6万组,增幅近50%,箱递率也超过10%,城市快递末端公共服务站达到8.2万个;根据预测,2020年中国快递柜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。

虽然智能快递柜愈发普及,看似一片繁荣,但在业内人士眼中快递柜的风口已经过去了。

丰巢创始人及CEO徐育斌最初是顺丰的员工,他在出国考察DHL时发觉对方使用储物柜提升了工作效率,回国后便开始考虑制作适用于物流末端的产品。

顺丰CEO王卫知道后,给了团队资源支持,历经六七年的调整,形成了现在人们所熟知的智能快递柜。

2015年6月7日,顺丰联合申通、中通、韵达以及普洛斯集团共同宣布创建丰巢科技,总投资规模为5亿元。随着一系列股权转让和融资,丰巢科技完全成为顺丰系企业,实际控股人为王卫。

前几年,由于市场认为快递柜存在可以作为社区生态圈的接入口、等到用户粘性将增强后,可以连接各种增值服务,还有着后来者将很难打破壁垒切入进去的优势,

于是,各大电商巨头纷纷加入战局。可野蛮扩张的同时,成本问题也迅速暴露了。

5月10日,上海小区中环花苑发出致丰巢的公开信,质疑了丰巢的亏损问题,认为丰巢快递柜实际上是盈利的,文中甚至算出了240%的利润。

客观来讲,这封公开信的算法有失偏颇,只计算电费成本的做法显然是误导。

据悉,目前快递柜的成本主要涉及硬件、维护人员以及场地费用三大块。

场地费用的多少,一般跟该地快递量、所处地段、需求多寡以及是否排它直接相关。快递柜发展初期,为了抢夺市场,场地费往往被抬高几倍,不少快递柜企业实际上是赔本经营。

一组柜体(硬件)成本在1.8万到6万元之间不等,而运维人员的增减也是与快递柜的数量和覆盖面正相关。

随着快递柜覆盖面越来越大,运营成本还在不断增加。

据顺丰财报披露,丰巢2019年在全国17万个网点已累计服务200万收派员,一线城市的市占率超过70%。

然而,快递柜一直没能找到有效的变现模式,到目前为止还是靠快递员支付的寄存费和广告投放支撑,所谓的小区生态圈介入口也只停留在概念层面。快递柜整个链条中获取了利益的,实际上反倒是收取“占位费”的物业公司。

根据丰巢的财报数据,2019年丰巢营收16.14亿元,亏损7.81亿元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,4年来合计亏损约20亿元。2020年一季度,丰巢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3.34亿元,亏损2.45亿元。

5月5日,顺丰宣布,中邮智递将成为丰巢的子公司。如此一来,行业老三中集e栈和行业老二中邮智递均被丰巢收入囊中,市场一家独大。

摊子越铺越大,再不想办法盈利就来不及了。

未来新方向

丰巢想要解决资金问题,找到可行的变现模式,显然不能靠“一鱼两吃”。此次的新政策从出台的流程上明显考虑欠妥当,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对快递员而言,丰巢都是在强制他们接受利益受损的决定。

那么,快递柜的未来到底该怎么走呢?

丰巢创始人徐育斌曾表示:“(快递柜网络)如果不具备24小时服务、高效能、高密度的性质,它是没有价值的。”这也是丰巢即使亏损也要加快占领市场的原因。

目前,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领域,已逐步形成快递员上门+智能快件箱+服务站/驿站三种业态共存共生的格局。据统计,2019年全国智能快递柜的箱递率在10%左右,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还有很大的潜力市场等待挖掘。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城市中快递柜为实现无接触配送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今年2月份,国家邮政局明确表示要“积极推广定点收集、定点投递、预约投递、智能快件箱投递的模式,尽可能减少人员之间的直接接触”。

丰巢作为企业,要盈利无可厚非。但现在,智能快递柜在普通消费者眼中,并不是纯粹的商品,更像是一种社区公共服务,是带有某些公益性质的设施,如同曾经的邮箱。

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在发布会上曾表态称:“为打通电商配送的难点、堵点,要重点推进智能快件箱、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以及仓递一体化这三个新业态的发展。”

3月初,北京市商务局率先发布通知,对每组智能快件箱补助金额不超过1万元。

从各个层面看,快递柜有可能会朝着公共服务设施的方向发展,获得政府倾向性支持。

积极的角度来看,在政策扶持之下,快递柜在将来很有可能全面普及,成为小区和写字楼中的一项公共设施。

而丰巢作为技术和设备提供方,负责快递柜的运营维护,致力于让快递公司和用户能感受到稳定的末端快递服务。

如果快递柜作为公共服务,便可以取缔由于“恶性竞争”而存在的不合理占位费,大大降低成本,而快递的保管费用可以由消费者已经缴纳的物业费承担。

从商业产品走向半公共设施,可能会是快递柜行业未来的新方向。

更大的野心

但这可能并不是王卫想要的未来。

事实上,不止丰巢,就连顺丰也在想办法寻求新的盈利点。

近日,顺丰上线了外卖小程序“丰食”。尽管后来澄清为内部员工使用,暂不对外开放,但依旧被众多媒体视为是顺丰进军外卖市场、挑战美团饿了么的信号。

能多一条挣钱的路子,谁会不乐意呢?

据2019年财报,顺丰实现营收1121.93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.97亿元。截至5月12日,市值为2063.25亿元。

相比之下,美团去年营收975亿元,净利润达47亿元,但市值却高达6525.94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5969.58亿元,将近是顺丰的三倍!

由此可见,顺丰的估值是相对偏低的。

在快递主业逐渐饱和、电商试水遭遇不顺、新业务尚需投入的背景下,王卫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增量空间,想方设法来提升顺丰的利润率,由此推高股票价格。

而丰巢就是这样一个切入口。市场垄断近乎完成,就差收割了。

更重要的是,顺丰的主营业务是快递,而丰巢有机会向互联网服务转型。如此一来,即使快递不再挣钱,丰巢这笔钱还能变成互联网化的收入,从而包装一个新故事,来推高整个上市公司的估值。

这恐怕才是丰巢不顾一切也要贯彻收费的根本原因。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作者:BT财经V

Copyright © 2008-2020 广州安曙达物流网(gzasd56.com)